为求取得获利先机,自动驾驶界竞争日趋白热化

2020-06-15 934浏览 54评论 39赞
为求取得获利先机,自动驾驶界竞争日趋白热化

自动驾驶汽车原本只是科幻小说或电影中的概念,但一些机器人领域的工程师却不信邪,他们将这概念变成许多古怪的研究专案。如今,这些被泼了无数冷水的专案成了现实,自动驾驶汽车即将改变人类的交通形态。

纵观整个业界,未来谁能先到达终点,谁就能在价值 770 亿美元(2035 年)的巨大市场中佔尽先机,而后来者会被世界遗忘。

「为了在未来能分到一块蛋糕,投入自动驾驶技术研发的资金正在层层加码,更重要的是,这些投资不是空头支票,它们可是实打实的真金白银。」精通自动驾驶汽车法律的史丹佛法学院学者 Bryant Walker Smith 说。

据了解,自动驾驶工业的主要玩家 Google Waymo、特斯拉和 Uber 等都在争夺建立产业标準的发言权。无论哪家公司都冒着极大风险。就拿 Uber 来说,自动驾驶是他们提升利润率的杀手锏,如果无法先佔一步,Uber 的商业型态就会被複製,等待他们的就会是万劫不复。因此,即使前路漫漫充满风险,Uber 也必须义无反顾。为求取得获利先机,自动驾驶界竞争日趋白热化

Waymo、特斯拉和 Uber 无人车团队的竞合。

自动驾驶工业激烈的竞争已催生了至少两场剑拔弩张的诉讼。诉讼的起因也很简单:一是由于员工跳槽带走技术,二是由于新公司崛起威胁老公司地位。

除了科技公司,传统的汽车厂商也不甘寂寞,通用、福特、飞雅特和戴姆勒等公司都打开「钱包」对自动驾驶技术投入巨资。虽然现在看不清这些钱是否打水漂,但从很多团队的动向来看,他们都盯上了 Uber 和 Lyft 的饭碗。

一阵明争暗斗后,战况最为激烈的要数 Waymo 与 Uber 的诉讼了。Waymo 声称,自家前工程师 Anthony Levandowski 在离开公司前下载了 1.4 万份机密档案,并藉 Waymo 的核心技术成立了新创公司 Otto,而 Otto 成立没几个月,就被 Uber 收入麾下。

在法庭上,Waymo 要求法官禁止 Uber 使用 Levandowski「偷窃」的雷射雷达技术,如果判决成立,Uber 的自动驾驶汽车专案将遭遇灭顶之灾。

在硅谷,有关商业机密的争斗是家常便饭,但一旦 Google 加入战事就不同了,搜寻巨头可是将自动驾驶专案看得很重。

「以前都是别人告 Google,他们当原告的次数可不多。」Santa Clara 律师事务所专攻高科技诉讼的 Eric Goldman 说。

曾几何时,自动驾驶产业是个紧密社群,但 Waymo 的一纸诉状把人们从美梦中叫醒,原来这个产业竞争的火苗已烧得很旺了。

「大量工程师同时做同样的事,他们要幺在大学研究,要嘛为公司提供谘询,要嘛就建立自己的公司。」Smith 说。「要知道,有关自动驾驶技术的资讯曾是整个产业免费分享的。」

今年 1 月,特斯拉也将前雇员安德森告上法庭,该案与 Waymo 一案类似,特斯拉认为这名工程师偷了自家 Autopilot 系统的机密技术,而且还要从公司挖人成立自己的公司与老东家竞争。

近日,安德森和 Google 自动驾驶专案前 CTO 乌尔姆森一起创立了自动驾驶新创公司 Aurora Innovation。最终,安德森从特斯拉挖走了两名员工。

特斯拉律师表示:「特斯拉理解一些员工想追逐其他机会甚至创立自己公司的想法,对于员工的诉求,特斯拉一般支持和尊重。不过,像安德森这样滥用公司信任的作法我们无法接受。」

特斯拉并不是唯一被人才流失困扰的公司,去年年底的两个月内,Uber 有约 20 名有经验的工程师选择离开,一些人加入 Argo AI,这家公司也是 Uber 前工程师建立的。同是去年年底,两名 Google 自动驾驶专案高层也离开老东家创立了 Nuro.ai。

业内专家表示,大量人才的离开让各家公司受伤颇深,毕竟这个产业现在人才严重短缺。

「搜寻并招募顶级人才并非易事,各家公司已经展开抢人大战。」自动驾驶软体新创公司 nuTonomy 创始人兼 CEO Karl Iagnemma 说。

除了人才,资料也是重中之重,各家公司必须积累大量驾驶资料才能提升自家自动驾驶技术的水平。在资料上,最先起步的 Google 优势巨大,他们的测试车 2009 年就上路了,现在 Waymo 车队规模已达 60 辆。

Uber 搜集资料的方式类似,他们的测试车队已在旧金山、匹兹堡和亚利桑那州三地上路。特斯拉更加「机智」,他们卖出的电动车只要开启 Autopilot,就成了专属的资料收集机。

与大公司不同,许多新创公司採取其他方式。就拿新创公司 Nauto 来说,他们将相机套件(可以在不安全情况下警示)以 400 美元的低价卖给计程车、租车公司和网约车司机,经过改装后的车辆会不断搜集驾驶资料并回传给 Nauto,这样就无需自己营运测试车队了。

大家都在做自动驾驶汽车,那幺未来的盈利形态是什幺?从现在来看,用自动驾驶汽车经营叫车服务是各家大公司最清晰的路线图。至于车辆用了什幺技术,各家公司更是守口如瓶。在 Waymo 状告 Uber 的案子上,Waymo 甚至都不愿明说 Uber 到底偷了自家哪项机密。

无论该案最后以什幺结果告终,都会对整个业界产生巨大影响。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