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医护人员进退两难的「空中爱心医疗专案」

2020-08-05 467浏览 40评论 35赞

根据观光局的最新资料,国人去年(2017年)出国总人次高达1,565万,创下近年来新高。然而,由于机舱环境空间较为拥挤.其乾燥与稀薄的舱内空气也造成乘客健康的一大挑战,使得患有心肺宿疾的年长乘客,容易在长途航程中出现不适。据统计,平均每604个航班,就可能发生一次医疗事件。以中华航空为例,2016年旅客在机上出现不适的案例便高达300多件。因此,如何提供乘客安全且舒适的旅程,成为各大航空业者提升服务品质的重要关键。

有鉴于国人机上医疗的需求日增,中华航空、中华民国医师公会全国联合会,和宝佳慈善基金会于日前推出「空中爱心医疗专案」,希望以自愿、非强迫性的方式,邀请医师登录个人资料,以便在搭机时供空服员即时掌握乘客资讯。若在飞航途中有乘客发生紧急医疗需求时,便可迅速联繫班机上的医师提供协助。而为了感谢热心医师,中华航空将致赠2年效期的卓越卡,可享有贵宾室使用权、额外免费托运行李、机上免税品折扣、及优先登机等相关礼遇。但专案推行至今,医界普遍反应冷淡,原因多半归咎于机上医疗的诸多窒碍,以及医疗意外的责任归属,让有心协助的医师不禁担忧:会不会因为一时的热心助人,反而惹得诉讼缠身?

一般在班机飞行途中,若乘客出现身体不适,机组人员往往会透过全机广播,从乘客中找寻医护人员以即时提供协助,若无医护人员搭乘,机组人员便会传达机上乘客的身体状况给身处地面的医疗顾问,并依照医疗顾问的指示,提供必要的照顾或改变航线,以便进一步的处置。而机上医疗事件的处理,究竟对医护人员会造成那些挑战呢?

不熟悉的医疗领域

现代医学发展一日千里,为了专精所学,医护人员多半各自钻研不同专科。然而机上医疗事故包罗万象,除了急诊或家庭医学专科的医护人员可能熟悉多种领域以外,面对机组人员的求援,应援的医护人员多半得面对陌生的症状主诉。以笔者为例,根据英国航空(British Airway)发布的调查报告,机上医疗事件中与妇产科相关的事件仅佔3%,也就是当笔者应允协助机组人员救治患者时,除了一般常见病症以外,有极高的机率恐怕爱莫能助。

如此进退两难的困境也不免让医护人员协助救治的意愿降低,以免因为处置不当反而造成患者的二次伤害。也因为治疗上的不确定性,根据英国航空的统计,机上医护人员的临床处置与判断要比地面医疗顾问来得保守,建议机长改变航线的比例也高出许多。

不完备的医疗资源

除了传统医学或是复健相关专科所擅长的推拿按摩以外,医护人员诊治的过程仍仰赖着各种医疗设备,药物,以及专业人员的协助。依照相关规定,机舱内备有基本的医疗救护设备。设备内容依各家航空公司的规定略有不同,多半包含听诊器、血压计、心肺复甦术所需器材、外伤包扎卫材、静脉注射用品、自动体外心脏电击去颤器,及少许常用的静脉注射或口服药物。然而,常用于诊断低血糖的血糖计、小儿急救设备,或是接生所需器械却常常付之阙如。

另外,儘管机组人员皆熟捻基本救命术及自动体外心脏电击去颤器的操作,但是与医护人员的专业训练仍有段不小差距。如遇紧急情况,以医护人员的标準要求机组人员帮忙未免强人所难;当应允协助的医护人员人手不足时,只怕也束手无策。

不适当的身心状况

与大多数的乘客相同,搭乘班机的医护人员并非整装待发地搭乘班机,随时準备提供各式医疗服务。此时的他,可能刚刚结束连日的值班,身心俱疲地準备出国休假;也可能刚享用完机上提供的红白酒,正打算安稳地睡个好觉;抑或是刚拖着行李跑过两个航厦,好赶上紧凑的转机航程。此时的身心状态比起酒后驾车的危险恐怕不遑多让。也因此,儘管美国联邦法规明令医护人员于机上执行紧急医疗时,得免除相关责任。但是若经证实因当时身心状态不佳(如酩酊大醉或服用镇静药物)而造成病患伤害,病患仍得追究其刑责。因此医护人员挺身而出的同时,也必须先衡量自身健康状态,以免酿成大祸。

不完善的法律条文

依据中华民国刑法规定,当发生医疗事故的班机隶属于本国籍航空,则以本国法律为裁定依据。依照《紧急医疗救护法》部分条文修正案根据「善良的撒玛利亚人法」(Good Samaritan law)精神所增订的第14-2条规定:明订救护人员以外之人,为免除他人生命之急迫危险,使用紧急救护设备或施予急救措施者,适用民法、刑法紧急避难免责之规定,而救护人员于非值勤期间,也适用于本项规定。由中华民国医师公会全国联合会对「机上医师志工计画」所补充的释疑也强调:若加入本案之医师于机上志愿协助旅客过程衍生争议,除医师为故意或重大过失外,将由中华航空负责并协助处理后续争议。

但是知名律师吴俊达则以民法第220条(债务人责任之酌定)提醒有心加入专案的医师,当中华航空为感谢热心医师而提供卓越卡礼遇的同时,也成立了一种利益关係。当发生了意外或过失的医疗行为时,在法律责任的标準上就可能会被提高,是否适用于非值勤期间的範围也会受到质疑。此外,如何定义「医师为故意或重大过失」,也让因为众多医疗纠纷已成惊弓之鸟的医护人员们,面对需要帮助的乘客时不禁踌躇再三。

救人是医护人员的天职,但密闭机舱的环境与平日执业的医疗院所大相逕庭,由于诸多条件限制,往往让有心助人的医护人员难以一展身手。设立机上爱心医师专案的初衷原本立意良善,但是除了让热心的医护人员登录身分以供联繫以外,也不妨比照全日空航空(All Nippon Airways)或是德国汉莎航空(Lufthansa)的类似专案,事先提供医护人员机上医疗设备的清单以及相关的医疗训练课程,以利医护人员面临机上医疗事件时能更得心应手。

此外,为了保护在机上提供救助的医护人员,美国国会也在1998年通过了航空医疗援助法令(Aviation Medical Assistance Act),明订医护人员在救助行为中的免责权,也要求联邦航空管理局(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必须提高飞行医疗设备的标準,以避免因为设备的不足而影响医疗行为的执行。他山之石,可以攻错。在推动机上专案的同时,如果国内现行法律能与时俱进,相信可让更多热血医护人员心无罣碍地帮助有需要的乘客。

参考文献:

    Jose V. Nable, M.D., N.R.P., Christina L. Tupe, M.D., Bruce D. Gehle, J.D., and William J. Brady, M.D;In-Flight Medical Emergencies during Commercial Travel.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15; 373:939-945Rebecca Voelker, MSJ; “Is There a Doctor on the Plane?”. JAMA. Published online June 27, 2018Wasim Lodhi FRCOG, Mark Popplestone MFOM, Christine Friedman BSc, Roberto De Martino, Wai Yoong MD FRCOG;In‐flight emergencies for the obstetrician and gynaecologist: what to expect when called to action;The Obstetrician and Gynaecologist. Volume20, Issue3 July 2018 Pages 148-150华航金卡换爱心医疗 律师:对办卡医师不利(自由时报)华航 长庚 搭起空中医疗(中时电子报)陈亮甫、郑雅菱:别用空中义工医疗消费爱心(苹果日报)华航推机上爱心医师专案 让医师挺身而出救人无后顾之忧(自由时报)德国汉莎航空机上医师专案全日通航空机上医师专案
上一篇: 下一篇: